主页 > 育儿 >

多地出台育儿假!生育三孩给补贴!

更新时间:2021-10-13

  最近,贵州、四川、安徽等省份出台政策,设立父母育儿假,3周岁以下婴幼儿的父母双方每年享受育儿假各10天。

  “(父母)同休育儿假,将有助于增加承担照顾责任的父亲比例,从而降低企业雇佣育龄妇女的成本,促进男女就业的机会平等”,全国政协委员、天津市妇联兼职副主席陈中红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  最近,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对生育三孩发放万元补贴,引发广泛关注。随着国家明确鼓励生育三孩,多地已经出台发放育儿补贴、给育儿假、给津贴、生三孩费用纳入医保等措施,支持和鼓励三孩生育。

  这些做法能在多大程度上利好三孩生育政策效果、利于提高人们生育意愿?目前部分地方的补贴措施是否具有可持续性?是否值得推而广之?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
  日前,临泽县出台《临泽县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(试行)》,对在临泽县公立医疗机构生育二孩、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,二孩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,三孩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,直至孩子三岁。

  不仅有育儿补贴,还有幼儿园资助、购房补助等。该试行意见明确,生育二孩、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,在临泽县城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4万元的政府补助,在各中心集镇、屯泉小镇、丹霞康养村等集中居住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3万元的政府补助。

  临泽县不是第一个明确给三孩育儿补贴的地方。此前,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布《攀枝花市发放育儿补贴金实施细则(试行)》,对按政策生育二、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,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,直至孩子3岁。

  ——从人口总数来看,第七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,我国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,但是人口的增速和增量已经明显放缓。七普资料显示,年出生人口数量只有1200万人,平均每年死亡人数大致是1000万。“按照这样一个规模来推算的话,‘十四五’期间,中国人口实现负增长,基本上没有悬念。”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、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说。

  ——从生育率来看,七普显示是1.3,已经到了更替水平之下,处于低生育水平。实际上1991年就达到了更替水平,此后就进入了低生育水平时代。

  ——从流动人口规模来看,3.76亿人,约占总人口的26%,流动性在不断增强。农村的生育率相对比城市要高一些,但由于大量的流动人口和迁移人口的存在,使得农村的生育率优势也被削弱了,造成农村劳动力数量短缺。随着新型城镇化和户籍制度改革的深化,农村地区人口少了,尤其西部地区是人口迁移流动的来源地,人口数量减少,劳动力明显不足。这也是为何西部地区率先出台补贴支持政策的重要原因。

  不过,每年每孩上万元的补贴标准是否太高?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、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,随着各地经济实力不断增强,补贴的标准不算特别高。

 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认为,通过财税手段鼓励生育,在国际上也是通行的做法。比如,根据抚养小孩数量和家庭财务状况提供补助,或者个人所得税根据养育小孩数量而实行分档扣除标准等。“相比而言,直接进行货币补助的方式让育儿家庭更有获得感;而个税减免的效果,只有当收入较高的情况下,才比较明显。”

  最近,贵州、四川、安徽等省份出台政策,设立父母育儿假,3周岁以下婴幼儿的父母双方每年享受育儿假各10天。有的地方育儿假延长到孩子六周岁。

  “(父母)同休育儿假,将有助于增加承担照顾责任的父亲比例,从而降低企业雇佣育龄妇女的成本,促进男女就业的机会平等”,全国政协委员、天津市妇联兼职副主席陈中红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  最近,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对生育三孩发放万元补贴,引发广泛关注。随着国家明确鼓励生育三孩,多地已经出台发放育儿补贴、给育儿假、给津贴、生三孩费用纳入医保等措施,支持和鼓励三孩生育。

  这些做法能在多大程度上利好三孩生育政策效果、利于提高人们生育意愿?目前部分地方的补贴措施是否具有可持续性?是否值得推而广之?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
  日前,临泽县出台《临泽县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(试行)》,对在临泽县公立医疗机构生育二孩、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,二孩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,三孩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,直至孩子三岁。

  不仅有育儿补贴,还有幼儿园资助、购房补助等。该试行意见明确,生育二孩、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,在临泽县城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4万元的政府补助,在各中心集镇、屯泉小镇、丹霞康养村等集中居住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3万元的政府补助。

  临泽县不是第一个明确给三孩育儿补贴的地方。此前,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布《攀枝花市发放育儿补贴金实施细则(试行)》,对按政策生育二、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,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,直至孩子3岁。

  ——从人口总数来看,第七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,我国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,但是人口的增速和增量已经明显放缓。七普资料显示,年出生人口数量只有1200万人,平均每年死亡人数大致是1000万。“按照这样一个规模来推算的话,‘十四五’期间,中国人口实现负增长,基本上没有悬念。”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、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说。

  ——从生育率来看,七普显示是1.3,已经到了更替水平之下,处于低生育水平。实际上1991年就达到了更替水平,此后就进入了低生育水平时代。

  ——从流动人口规模来看,3.76亿人,约占总人口的26%,流动性在不断增强。农村的生育率相对比城市要高一些,但由于大量的流动人口和迁移人口的存在,使得农村的生育率优势也被削弱了,造成农村劳动力数量短缺。随着新型城镇化和户籍制度改革的深化,农村地区人口少了,尤其西部地区是人口迁移流动的来源地,人口数量减少,劳动力明显不足。这也是为何西部地区率先出台补贴支持政策的重要原因。

  不过,每年每孩上万元的补贴标准是否太高?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、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,随着各地经济实力不断增强,补贴的标准不算特别高。

 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认为,通过财税手段鼓励生育,在国际上也是通行的做法。比如,根据抚养小孩数量和家庭财务状况提供补助,或者个人所得税根据养育小孩数量而实行分档扣除标准等。“相比而言,直接进行货币补助的方式让育儿家庭更有获得感;而个税减免的效果,只有当收入较高的情况下,才比较明显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高库存刺激 名牌服装网上当白菜卖?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